泣血郭德纲

是BJ。SCP基金会C级战斗人员。

【周仙】男生寝室的日常 (1-4)

「男生寝室的日常」

01

      周公谨和李奉仙是对床。头从被子里探出来就能互相交换眼神的那种。

      他们的寝室没有上下铺,而是上床下桌。木质家具全套都是柔和的棕黄色,表面打磨得光滑又上了蜡,那一丝居家感总觉得跟男寝躁动的荷尔蒙有点格格不入。

      李仙儿怕冷,周公谨知道。某天他从外面回来,顺手从包里掏出一双棉拖鞋。鞋底又厚又软,但是鞋头上巨大的粉红兔子头让李仙儿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把这双软如棉花糖的保暖神器甩到了周公谨的脸上。

    “你买的啥!老子他妈飞起一jio给你。”

    “你懂个啥子,这玩意暖。jio别飞了,还他妈是冰的,套上乖乖乖。”

      李仙儿伸出脚往周公谨脸上怼“那赐予你我的最高荣誉,帮我穿好。”

      把被子裹在身上还坚持蹲在椅子上打游戏的冰心转头叫他的对床老何:“兄弟我冷。这南方咋没供暖呀。”

      老何瞥了他一眼:“你冷的是心,懂不。哎我操,开出个裙子。”

02

      一般的男生宿舍没味道就很好了,不过他们这间不一样,他们这里有个精致男孩。

      某天寝室里只有两个人,冰心就又动起了打扫卫生的念头。

    “我觉得你应该先把你自己胡子剃了。”

    “你懂个屁,我这是造型!留点儿胡,底气足。”

      又是一套一套的,服了。算了,待会儿他拖地拖过来记得抬脚就行了。老何想。

      “周公谨这里衣服都堆成山了。”

      “球鞋也不知道放放好。”

      “书架上堆滴都是QQ糖...”

“嗯?地上的是啥?外套口袋里掉出来的?”

白色的信封。

      我靠,女孩子写给他的情书?

      偷偷摸摸打开看一下,嘿嘿,这小子的春天要到了啊。

第一行:

给李奉仙:

      嗯?转交的?

第二行: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这样恶心,但是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我必须说。

      等等,这笔迹?

第三行:

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冰心默默把信塞进信封。

    “老何......”

    “啊?”

    “啊,没事...”

      深吸一口气,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爆炸的事实。

      算了,两个混蛋,自产自销也挺好。

      这样想着,冰心把信丢到了李奉仙的桌上。



      上完课回来的周公谨看到坐在桌子前的李仙儿盯着他,脸颊微红,表情复杂。

    “你想泡老子噢?”

      一下被戳中心事,冲击力有点大,周公谨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什么时候开始的噢?”

    “不知道。”

    “你这样......会让我很烦你知不知道。”

      沮丧混着一丝疑惑,心下一沉。

      看着周公谨吃了姜块一样的表情,李仙儿突然崩不住轻笑了一声。站起来走到周公谨的面前,脚下虽然踩着那双厚底棉拖鞋,却也只能平视周公谨的鼻尖。

    他眨巴眨巴眼睛。

    “我是说,我们谈恋爱的话,会很烦。”

    “你准备好了吗?”


03

    上一回说到......他们两个在一起了?

    好的。

    总之进度就是这么快。快到甚至当时老何卸下耳机转头看他们的那一瞬间他们几乎都要亲在一起了。

    周公谨右手取下仙儿的眼镜,左手轻柔的抚摸着对方,靠近,再靠近,就被老何用震惊的目光定格了。

  “没..没事...你们继续。”老何努力把掉出来的眼珠子塞回眼眶。

  “续个菠萝!”

    周公谨把眼镜帮仙儿带回,他知道自己现在肯定脸通红。李仙儿倒是不满地咂了咂嘴,小狐狸没吃到猎物,不开心了。

    老何:怪我咯?

    两人很快分开,气氛没了,亲不下去了。


    想来想去,周公谨还是觉得这一天过得非常魔幻。昨晚写了封小情书,正愁着要不要交给他,不知道哪个神仙妈妈帮他递给了心上人,还施了个法术让仙儿答应了!我滴个妈耶,我不会是活在梦里吧。

    宿舍的日光灯很早就被宿管大爷熄掉了,连老何和冰心都把电脑关掉了不打游戏了,看来真的是挺晚了。周公谨翻来覆去,床板发出沉闷的响声。最后他还是拿起手机,点开李仙儿的对话框。

周公谨:睡了吗?

    对床的手机发出简短的震动,随即屏幕的光又点亮了一小块黑暗。

我很烦!:你不发这条信息 我就睡着了

周公谨:/擦汗

周公谨:那 我们是在谈恋爱了吗?

我很烦!:你不想吗

我很烦!:是

    李仙儿打完这个字,关闭了屏幕。

    还有点害羞。

    本以为自己暗地里默默的喜欢要无疾而终,本想以兄弟和朋友的身份陪伴在他左右。没想到他也跟自己一样,有一些暗暗的小心思在心底萌芽,甚至还试探着想要让它开花结果。

    抗拒不了的事情,就让它肆意生长吧。

    你周某人都跟我表白了,我仙某人必须答应!怎么说!

    对面床上的人把被子一脚踢开,从梯子上爬下来,敲敲他的床板,把李仙儿吓了一跳。185的身高,站在地上跟在床上平躺着的他对视。

  “你爬下来干嘛,这么激动的哟。”

    怕吵醒另外两个室友,仙某人用气音说。

  “过来。”

    床上的人坐起来,慢慢往边沿挪一点,再挪一点,然后弯下腰。

    地上的人轻搂对方脖颈,踮起脚,烙下一吻。


  “周公谨......你要不要上来?”李仙儿被对方放开后,轻喘着问。





    第二天早上。

    老何:“周公谨我昨天睡觉的时候好像听到你那里有动静,你不是从不起夜的吗?注意肾啊兄弟。”

    周公谨:“我的肾没问题!不信你问仙某人,仙某人知道。”

    冰心:“不是,你的肾好不好仙某人怎么会知道???”

    李仙儿:“周公谨,闭嘴。给我拿瓶可乐来。”












04

11:00 P.M.

    仙某人:“你们明天晨跑吗~?”

    瓜皮学校,规定学生必须每学期七点半晨跑30次,还得打卡。烦求得很。

    冰心:“好啊跑吧。”

    老何:“跑跑跑!”

    周公谨:“必须跑!不跑我就被隔壁寝室的大陆给吃掉!”

7:20 A.M.

    冰心拿起防静电梳子最后梳了梳仔细打好摩丝的头发,拍拍自己敷完SKII的脸颊,对镜子里的自己十分满意。

    老何刚用五分钟完成所有起床和洗漱,抓起椅背上的外套。

    仙某人也整装待发,把打火机揣进运动裤的口袋。

    嗯?

    转身,抓起某只酣睡的哈士奇身上的被子就是一掀。

  “嗯...再睡一会儿...”

  “别撒娇噢!”

  “老子今天不跑了...”

  “就你这样还当兵噢?”

  “.....zzzZZZ”

  “冰心,把隔壁王大陆叫过来。”

  “别。你,亲一口,我就起来。”

  “啧。”

    冰心:“老何宝贝,我们走吧。”

    老何:“溜了溜了。”

    啾。














    周公谨和仙某人两个人晨跑打卡双双迟到。

评论(2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