泣血郭德纲

是BJ。SCP基金会C级战斗人员。

周仙 傻白甜三十题 『双向暗恋』 


周仙 傻白甜三十题

『双向暗恋』 

————————————————————

    今天的绝地大陆也并不安宁。

「小周」

「小周」

「小周!」

「干嘛!」

「撒比。」

    期待着熟悉的「反弹」,但是换来的却是另一头意料之外的沉默。仙某人有些生气,把指尖夹着的烟给摁灭,摆正坐姿双手打字。

「周公谨你是不是死了?」

「我没死!」

「你为什么不理我?」

「埋有,我们是兄弟我怎么可能不理你?」

    切,兄弟,又是兄弟。仙某人不屑地努了努嘴,不满意自己被冷落的委屈用兄弟二字就搪塞过去,于是咔咔打开打火机又点了一根烟,感觉还不解气,就「砰砰」两声又打爆了周公谨的车胎。 

「我先走咯,跑毒了。」

    周公谨一脸懵逼。自己把人物停在房间里看了两眼手机,出来以后自己的车胎就瘪了下去。

————————————————————

    灯光昏暗,转眼已是夜半,想到明天一早又要面对的满桌文件,仙某人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直播间弹幕无声地刷屏,自己机械般地感谢礼物,心里却想着一个小时前发生的小插曲。

「兄弟,有什么不对吗?我们本来就是兄弟啊。我他妈这是有在期待什么吗?」

    想到这里,他叩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自己是个大男人,在胡思乱想个锤子啊?

    一定是太累了。

「今晚不唱歌,大家晚安。早点睡,拜拜,拜拜。」

    关机,关灯,倒头就睡。

    屏幕亮了?周公谨?不管他。

    切。

————————————————————

    周公谨很惊讶,已经是第二天晚间时分了,仙某人怎么还没回他昨晚的消息。而观众们已经开始在他的直播间里问仙儿怎么还没来。

    小周拿起手机已经拨出了号码,却又想到这时候他可能在开车。于是立刻秒挂,就跟在游戏里一样——

「仙某人还没来。」

「去哪了?我也不知道啊?」

「没,没吵架。」

「我给你们唱首歌舒服一下吧老铁。」

「来来来整首安和桥让你们爽一下。」

    鼓点响起,前奏漫长。

    突然有点想仙某人。

「让我再看你一眼,从南到北...」

     仙某人的眼睛,闪闪亮亮的,瞳色是漂亮的琥珀,跟巧克力似的。睫毛又很长,真怕他点烟时被烧到。

    那日解放碑前人来人往,亮红色的高跟鞋匆匆踏过,深灰色西装夹着公文包神色匆匆,半街熙攘,车水马龙。但是茫茫人海中他却一下子就对上了那双眼睛,那双带着一些寻觅和期待,躲避在镜片后却遮挡不住点点光芒的眼睛。周公谨甚至有些分不清那是人造霓虹灯的交相辉映还是盛夏夜空里的点点星尘。

    小周舔了一下嘴唇。

「请你再讲一遍,关于那天...」

    春末夏初时,他刚刚失恋。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姑娘,才能让他伤心到夜半喝的酩酊大醉然后打电话给他,跟他絮叨他们之前去了哪些有趣的地方,做了什么疯狂的事,又是如何平静地诀别的。电波里的声线蒙上了些许沙哑,断断续续却连绵不绝。周公谨只是安静地听着,在最后补上一句「别难过了,早点休息。」,然后开始脑内计划今秋去重庆的事务与行程。

「我知道那些夏天,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

    梦一样的突然爆红,

    从斗鱼到熊猫的转移, 

    宛如双排的相互吹嘘,

    一时兴起组成的四盒院,

    呈几何倍数增长的竹子身高与弹幕,

    和每天下播后憧憬的夜市与火锅。

    对周公谨来说,这个夏天过得太快,发生的事情也太多。说不上是好是坏,更多关注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多的负担。但是还好,有仙某人跟我一起扛。

    只是,周公谨捉摸不透自己该用一个怎样的名义去界定他。

    他们面对枪口刀尖能不惧地为对方迎面而上,并肩作战,又互相包扎。队友、朋友、知己,每一样都显得太过粗疏,每一样都不能完全概括仙儿这个活生生的人。毕竟小周觉得,书中自有黄金屋,要看很久才有,而仙某人看一眼就有了。

    这个问题周公谨思考很久了,始终没有得到一个完美的答案。所以他一直都把问题的种子装在一个名为“兄弟”的小小花盆里,然后蒙住自己的双眼,搭上仙某人的肩膀说「走,杀人去」。尽管他自己心里也清楚,总有一天这颗种子要控制不住生根发芽,而仅仅是“兄弟”,完全装不住即将满溢而出的汹涌情意。

————————————————————

「让我再尝一口秋天的酒……」

「让我再听一遍,最美的那一句……」

「你回家…」

「砰!!!!!」

    门开了。

「他妈的吓死老子了!」

    周公谨意识到不对,立刻闭麦。

    穿上拖鞋奔到玄关,他好像隐约看到空中浮出了一行字:

  【系统:恭喜玩家[周公谨]获得一只醉醺醺的[仙某人]!】

    穿着一身西装的男人衬衫扣子解开了几颗,领带松到已经不需要存在,眼睛蒙上了一层浅浅的雾气,看得周公谨不禁吞了一口口水。但是仙某人好像清醒意识残存,一把推开了他。

「仙某人你干嘛啊!短信也不回!还去喝酒!今晚不播了噢?」

「哎呀你走开,烦。」

「别呀兄弟,你……」

    操,“兄弟”,又是“兄弟”。醉了酒本来就情绪举动的仙某人脑内的红线又被引爆,脸色一沉,「啧」了一声,然后抓过周公谨的衣领扯向自己,不轻不重地在他下唇上咬了一口。

    砰——!这次是周公谨脑内的小宇宙被引爆。

    他立刻再一次凑近了仙某人,覆上他的双唇,像野兽一样掠夺着对方口中的空气,洋酒味,烟草味,还有冰激凌融化一般的香甜。对方从脸颊到体温都在微微发烫,双眼紧闭,连睫毛都在颤抖,手却也覆上了他的后脑,不甘示弱般的轻轻拉扯黑色碎发,进一步缩短他们本就已经为负的距离。

    感觉半个世纪都要过去,他们终于放开对方。急促的喘吸混着暧昧的气氛包裹了两人,周公谨盯着仙某人看,欲言又止。空气里回荡着震耳欲聋的心跳。

最后还是仙某人先发话。

「操,老子把你当兄弟你竟然想泡老子噢?」

「哎呀,就......泡一下爽一下嘛。」

「老子飞起…..!!.算了…...」

又是一番唇舌交缠。

「还当兄弟吗?」

「不当了不当了」

「是老子泡的你,不是你泡的老子,资道不资道?」

「好好好行行行」






    直播间里的弹幕:

    主播这么久不在,可能是去和兄弟谈恋爱了,关注一波吧。

————————————————————

彩蛋:

『你昨天为什么不理我?』

『我什么时候不理你过了啊!』

『就昨天!我把你车胎打爆辣次!』

『原来真他妈是你打爆的啊仙某人!那时候我在看微博啊。』

『微博有什么好看的!』

『有个周仙超话,巨好看。我一天不看个八万次就不舒服。』

评论(13)

热度(84)